首页 > 国内新闻 > 综合新闻

“老公、孩子,我不想这样死去”来自产妇最后的呼唤

来源: 中国东部网   2017-11-14 11:32:13 http://www.xbfh.net/

  “妈妈”是世间最平凡也最可贵的称呼,成为“妈妈”是每一个女人期待和梦想的,也是人生需要扮演的角色。带着未知,期冀,不安,兴奋,幸福......也承受着身体的各种变化,不适,她们怀胎十月,就等待着瓜熟蒂落,一朝分娩,迎接新的小生命。原本是多么普通的期许,于她,不仅是破灭的泡沫,更是阴阳永诀的生死线。她,未能顺利生产,也未能来得及好好看她孩子一眼,更未能听到孩子呼喊她“妈妈......”任凭她的家人怎样呼唤,她再也听不见了;任凭她的孩子怎样在保温箱挣扎,被视诊为“一级伤残”,她再也看不到了;任凭医院怎样操作,她再也无法开口说话了。

 


  事情发生在山西省大同市第三人民医院,年仅27岁的产妇刘晓娜于2017年5月4日凌晨2:25永远离开了。2017年5月1日18:00左右,刘晓娜因发热就近到大同市第三人民医院就诊,经急诊和产科初步检查,医院建议住院。产妇整晚身体不适,但医院并没有过多的询问,对家属提出的问题也不予重视,夜间更没有相应的护理,一夜未做胎心监护直接导致胎儿出现窘迫。2017年5月2日上午7:00左右,因胎儿窘迫急需做剖腹产手术,上午9:00左右结束手术。

 


  术后,新生儿做了两次核磁共振,第一次检查结果显示:双侧脑室后角旁白质及放射冠区异常信号,考虑:缺血缺氧性脑病合并小血肿;第二次检查结果显示:双侧脑室后角旁血肿吸收后改变。但医生告知家属产妇一切正常。

 

 


  2017年5月3日上午6:00左右,产妇在术后一直输液且遵医嘱大量喝水的情况下,出现无尿现象,之后又陆续出现出血量大,烦躁,腿麻,腰困,眼角有黄等症状,期间家属多次询问医生,但医生均回答说一切正常。直至当日下午13:00左右,产妇病情严重,被转入重症室,最终抢救无效于2017年5月4日凌晨2:25在山西省大同市第三人民医院宣布死亡。

 


  事后,家属并未对医院做出任何过激行为,及时将刘晓娜的尸体拉至殡仪馆,但医院却在家属要求办理出院手续时,给予拒绝。家属要求复制并封存刘晓娜的病例时,医院再次拒绝,直到2017年5月8日家属才拿到经医院修改过的病例。期间,家属要求查看封存视频,医院依然不配合。在大同市公安局二处介入后,医院安监科才请示院长并与有关部门协调,让家属查看了产科病房通道的视频,但刘晓娜手术期间的视频不让查看。因山西省大同市第三人民医院不知道刘晓娜的死亡原因,家属同意做尸检,尸检结果显示死亡原因是子宫、卵巢、胎盘胎膜感染及腹膜炎导致的感染性休克、多器官功能衰竭。

 


  原本健康的产妇的正常生产,却最终以其失去生命新生儿诊视为一级伤残为结局,不禁让人思考:作为三甲医院的大同市第三人民医院,应该并必须具备预见能力、判断力及有针对性的处置措施,但为何在刘晓娜生产中出现新的状况时,医院却一直强调产妇一切正常,也未能给出相应的应急措施,进行针对性有效性地治疗?产妇于2017年5月2日上午7:00左右进行手术,9:00左右结束手术,为何麻醉术前访视却在术后进行?难道手术期间未进行麻醉吗?亦或是该访视记录单被修改?事故发生后,医院为何要修改、伪造病历?

 


  1.2017年5月1日至5月4日刘晓娜在大同市第三人民医院进行治疗,却出现其于2017年4月18日就医的检验报告单。更离谱的是,刘晓娜已于2017年5月4日2:25分死亡,但在病历上却显示2017年5月21日刘晓娜在重症医学科被采集血清的病历,且医生签字为打印。

 

 


  2.病历上原本检查时间是2017年5月2日7时21分被改为2017年5月2日6时21分。

 


  3.2017年5月3日下午13:00刘晓娜被送入重症医学科,病历上却显示2017年5月1日及5月2日在重症医学科的病例。

 


  4.2017年5月3日会诊时显示尿量为零,但报告上竟出现尿液呈金黄色,明显伪造。

 


  我们无法揣测刘晓娜最后一刻的心理,但她是多么希望成为一位妈妈,多么希望从医院平安回家,多么希望亲自迎接这个新的小生命,陪伴他成长,可是,她再也回不来了......从她离去的那一刻,她的家人承受着多么大的悲痛,又是怎样忍受和煎熬着,他们多么希望医院能给他们一个交代,可是,医院却没有......

    来源:http://www.mayorforum.cn/contents/15/259.html

编辑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