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国内新闻 > 综合新闻

越韵城市上空的璀璨——中国著名书法家张永

来源: 青年新闻网   2019-04-15 10:33:31 http://www.xbfh.net/

    记者:王林 张红

  文化是一座城市的灵魂,艺术让一座城市更有色彩,充满诗意。在素有“东南山水越为最、越地风光剡领先”美誉的浙江嵊州,自魏晋,盖李杜,溯源万里,天下追慕,咏吟未绝。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嵊州的青山,剡溪的绿水哺育了众多仁人志士和优秀人才。中国著名的书法家张永便在1970年12月诞生于此。张永,毕业于浙江大学中文系。现为中华诗词学会会员,中国楹联学会会员,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。获中国书协、中国美协主办的中国书法兰亭奖、中国美术金彩奖作品展提名奖,并入展第九届全国展,第七八届中青展等30余次。参加中国书协草书委员会等主办“28+盛世草书高峰会展”。获浙江省书协主办“陆维钊奖”第八届中青书法篆刻展优秀作品奖等十多项。

  (图为张永与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、民盟中央主席丁仲礼先生)

  (图为张永与中共中央宣传部原常务副部长龚心瀚先生)

  (图为张永与致公党中央委员、南京艺术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徐利明先生)

  (图为张永与中国文联副主席董伟先生)

  (图为张永与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、草书委员会主任刘洪彪先生)
 
  字为心书  书如其人
  张永自于1985年与书法结缘,始于内心的欢喜,忠于每日一练。34年来,他悉心揣摩、潜心研究,不仅在理论、笔墨、技法等方面均有深刻理解与准确把握,而且能怀古汲深,掌握根源和定位,从而创新致远彰显自己的思想和魅力,让作品神形独到,品味高雅,情韵传人,并始终以更宽的视野、更高的境界、更大的气魄,阔步前行。张永的书法人生启于楷书,向隶书、篆书、行书、草书步步跨进,书写融合笔墨、气候、温度、湿度、纸张等诸多要素,达到熟之又熟,熟之能化,继承古人,入古能新的境界。个人书法作品有《张永书法作品选》等。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文联副主席、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沈鹏欣赏张永独特的艺术个性及其创造性,并赞誉他的作品极具现代感。浙江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及博士生导师、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及博士生导师、中国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会委员、西泠印社副社长、浙江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、沙孟海书学院副院长陈振濂称赞张永是浙江青年书法家中“演绎经典”的才子。浙江省书法家协会原副主席、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编审评价,从张永的作品中可看出,线条是跃动的——富于生命的张扬,结体是振迅的——在求新观念指导下破体创造,由此造成行气的跌宕起伏和章法的天真烂漫,在拙味揩趣中迭见巧思。张永告诉记者,书写就是一场心承于笔,寓情于纸的对话,它用笔尖的弹性来跳舞,聆听笔在纸上行走的声音。随手,张永打开他的一幅幅参展作品,与记者谈起书法的精髓。书法作品是借助于笔墨的轻重疾涩、虚实强弱、刚柔厚薄、清淡巧拙、节奏韵律,通过结体和章法的疏密安排、形势演绎、字行构成,以情感力量冲破表现的藩篱而自由翱翔,以多元风格的择化,意会境界的探索,生动气韵的追求,以心性、手性、笔性、纸性和墨性的微妙关联,将其天趣神韵、诗意哲思、个性情意,优游自得地融入到其笔墨意象中,如流水行云,真气往来,使笔墨意象充满生命运动的节奏。记者带着寻觅,带着思索,走入张永的笔墨之间,他的作品没有一丝程式化的重复,笔墨、章法、意境共融而尽现“俱怀逸兴壮思飞”的精神风貌。作品尽显大气雄健之美,线条落有强健有力之势,用笔干净利落而巧于锋端变化上。记者虽对书法没有深研,却在心手双畅的字里行间,感受到一种高情雅致的气质、神定气闲的风貌和亘古不变的翰墨精神。观字识人,因人读字,在张永老师的身上显得格外贴切。


  张永书法作品
  亦文亦画亦篆刻  只争朝夕
  张永对于艺术孜孜不倦的挚诚追求,不仅仅停留在对书法的情有独钟,更是寓中国千年文化的自我沉淀于国画、篆刻、诗词创作上的成就。张永携书画创作同行,坚持“王铎式”交替训练,得到张海、沈鹏、刘文西、朱关田、言恭达、陈振濂、鲍贤伦、汪永江诸名家指导。著有《张永诗书画印集》之作;在中国书协、美协和浙江书协主办的展览中,作品获奖、入展等40余件。他曾担任浙江青年书法选拔赛评委,多次举办书、画、印作品展。他从书法风格史、书体演变史的角度,从文化史、哲学史的高度,发表诗论《从“境界说”看陆游词》,撰写《晚清一代宗师赵之谦》《金庭王羲之墓地与故居研究》《傅山杜诗轴与“宁毋”美学观》《从“三味书屋”到梁同书楹联考鉴》《黄道周奇倔书风管见》等数十万字,在国家级报刊上刊载。张永的篆刻古意盎然,肃穆中见浪漫,规整中显大气。他的国画更是凭借其深厚的书法功底,充分表现出高度的笔墨技巧与技法的娴熟多样,人物画、山水画、花鸟画皆颇为生动传神。中国书法家协会评审委员会委员、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、中国书法院研究员金伯兴给予了张永在书、画、印上的高度评价。在诗词创作上,张永坚持每日一读一作,有感即发,已作诗词几千首,并出版《古风越韵 · 张永诗词一千首》。发表小说《馨儿归来》,散文《小村随笔》,诗辑《裁诗秀骨》,词辑《醒心娱情》等。
  张永书画作品:

  张永写瓷作品

  张永篆刻作品

  张永诗词作品:
  十九峰
  碧山浮锦墅,浅栈映幽潭。
  峰险青来久,云深乱插簪。
  兰 亭
  云开深竹里,雾绕乱峰头。
  静谷三千尺,清潭四面流。
  花幢浮岭影,木叶响江秋。
  但借羲之榻,挥毫小阁楼。
  幽州台怀子昂
  竟以孤篇盖大唐,幽州烽火涕成霜。
  悲歌古韵流连处,神采飞扬浩气彰。
  雪  霁
  晓拥寒衾傍户厨,窗边酣卧日将晡。
  醒来惊诧庭前雪,折断红梅三五株。
  夜宿后岸
  一程铁甲一程花,后岸溪边宿客家。
  迥异留连看不厌,寒山醉罢醉流霞。
  宿东大湾
  我自安闲开野襟,逍遥赏景绿阴阴。
  绿杨舞落风前态,黄鸟歌残雨后音。
  霜露十年惊瀑冷,桑麻半亩觉乡深。
  征途漫漫猜归觐,剩有烟花几夜心。
  伤离别
  风随竹叶起,离人在荒郊。
  相顾两无言,泪作雪花飘。
  今夕望远去,归期思明朝。
  幻作朦胧月,吹飞寂寞箫。
  诗成可寄来,心幽泛碧涛。
  影浮暮云处,千里一梦遥。
  雨后春行
  一犁好雨尘空静,柳眼初开色渐新。
  几树瓣香偷过岸,半山云影欲随人。
  爱花并酒非延命,抛瑟同兰迓惠音。
  久对鸣禽绵笃望,谢它认我作乡邻。
  家庭式的和谐书法人生
  当记者问及书法的诀窍,张永谈到了他与他的妻子蒋秋菊、女儿张文蝶,这一如今并不多见的家庭式书法人生便揭开了它神秘的面纱。张永自于1995年与蒋秋菊(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)结为伉俪。那年,与一纸情诗一定终身,因书法之爱而永结情缘。张永是蒋秋菊的启蒙老师,爱乌及屋,温婉贤惠的蒋秋菊自是在身怀女儿张文蝶(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)之时,开始学习书法并成了她一生的挚爱。书法之家,茶余饭后的书法共鸣,节日作赠的书法之礼,一种脱凡脱俗的爱的追随,将张永与蒋秋菊这一对灵魂伴侣一次次推向愉悦的精神高潮;书法之家,父亲对于书法的一种融进骨子里的执着,母亲对于书法的一往情深,也形成了一股有别于寻常家庭的教育力量,它让女儿张文蝶在准备放弃时学会了坚持,在迷茫时有了方向,也成了女儿张文蝶人生不变的喜爱与坚持。交流的瞬间,记者在张永的眼神里读懂了满满的坚定,毫无疑问,书法将成为他与太太至死不渝的追求,乃至女儿、女儿的下一代,一脉相承……

  (张永与妻子蒋秋菊、女儿张文蝶)

  (张永夫妇与中国文联副主席、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陈振濂先生)

  (张永夫妇与浙江省书法家协会主席鲍贤伦先生)
 
  见解和创作理念  自成一体
  对于耕耘了几十年的艺术事业,张永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和创作理念:
  ——喜与爱是一切事业的起点,是自我激励的原动力。终生乐此不疲地去创造美、发掘美,一定是源于对生活、艺术的热爱和无法抗拒的心灵感召。
  ——艺术的追求是发掘更多的艺术形式与表现手法的过程,导向必然是创作自由度会增加,个人特色也会明显,作品就不容易重复别人,乃至重复自己,重复是近似对生命的浪费、艺术的亵渎。
  ——我将从事书、画、篆刻、诗词创作于一生,我尊重传统,也苛求艺术新潮。现代艺术家应不同于旧式文人,需要有市场意识,但更要有精品意识。
  ——对生活冷漠的人,成不了艺术家,也出不了好作品,因为艺术的创作是人生感情的结晶,要想把小我忘我表现在作品上,必须深入生活,持有大我,只有这样才能全方位反映生活,倾诉自己对生活的不同境界的理解,先走出去,再走进去,融入与群众与公益相干的有生命力的“艺术”。

  山花水月墨体,本无常态,亦无性情,但一经妙手点染,便成了情感的宣泄,意趣的攀扯,书、画、篆刻、诗词文字创作本身就是一种寂寞劳动的过程,它恪守作者清寂的内心,却在艺途中走出一方自有天地。艺境多修的张永钟于浮华中清敛内心,于艺术中执着探索,于人生中不懈追求,于艺途中艰难跋涉,可以肯定的是,经受得起这种寂寞劳动的人才能有此建树,更是真、善、守的人品铸造了美的作品。

编辑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