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国内新闻 > 综合新闻

河南内乡县不倒村官背后的故事

来源: 青年新闻网   2019-06-12 11:25:25 http://www.xbfh.net/

   【本网河南讯】近日,本网不断接到河南省内乡县灌涨镇水田村村民的反映:该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主任王某台,自担任村干部至今违规、违纪、违法,违反国家扶贫政策将国家扶贫政策当成送人情的工具,不顾真正贫困人员的困难,将有车、有房、有生意的富裕人员列为贫困户,弄虚作假,欺上瞒下将国家扶贫政策当成儿戏。毁坏国家耕地,建造别墅。将本来就是耕地的耕地报成退建还耕土地,套取国家巨额款项。为了利益偷阀树木变买卖,将卖树款项大部分据为己有。依仗保护伞涉恶、涉黑殴打他人,贪污集体款项等罪恶行径。

  接到反映,本网派出工作人员前往河南省内乡县灌涨镇水田村进行调查了解.在灌涨镇本网工作人员见到了水田村村民王某、张某、赵某、王某、王某、赵某、赵某等数十位村民,据村民反映:
  1、违反国家扶贫政策,在扶贫工作中弄虚作假,将有车有房的富裕人员列为贫困户,真正的贫困人员得不到照顾:

  水田村张金荣一家有六口人,三个老人,一个老人叫张运州,八十四岁,完全丧失劳动能力,张金荣,现年七十岁,中风半身残废,难以自理。李小女,女,现年近七十岁。一个儿子,张小坤和妻子有一女儿(学生)。家庭十分困难,多次申请贫困户、低保户,就是不被王支部书记批准;水田村一组村民杨国敏,七十多岁中风偏瘫不能自理,住在民办养老院。其妻子患癌症,家庭生活十分困难。他们反复申请,刚批准为低保户,低保补助一次也没领到他妻子就死了,十分凄惨;水田村五组村民王武轩,现年七十一岁,单身汉,身有残疾,为了养老问题,近年才在山里找个大龄青年当瞑伶之子。多次申请低保户贫困户,无果。王武轩家房子是危房,危房改造时,王某台支部书记给他房子拍照,上报。危房改造补贴款被王支部书记暗中领走,连裆案也没了;村民王文豪,五年前病故,其妻改嫁了,留下一个孤儿王宝利,现年十二岁,上小学六年级。其祖母亡故,祖父王明现,七十四岁,出车祸成了残废,完全丧失劳动能力。王某台支部书记为阻止王文豪吃低保,把王文豪的户口改到其大儿王文彬家。王文豪就与低保户,贫困户无缘了。
  村民王某武,水田村五组村民,全家五口人,新建了價值近150000元的一座钢筋混凝土房屋,被王某台支部书记列为贫困户;王某台支部书记,为让亲戚领取低保,将超生的亲侄子户口记到近门的光身汉王某堂名下。王某堂成为低保户贫困户后,王支部书记侄儿王宇航也跟着享受着低保户贫困户的救济。王某堂把扶贫款领回来后,立即把王某航的款送到王支部书记母亲家里;王某山,八组村民,家有两个成年儿子。有一个汽车装饰门市部,儿子有一辆小轿车,有自己的一院砖混结构平房。他因为和村里书兼村主任王某台关系走的特别近,因此,也享受低保户,困难户的专项扶贫款;水田八组赵某创是个单身汉,应该是五保户。他一辈子没有结过婚,却不知道从哪里来个女儿,村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。他却是两个人的份低保户贫困户的扶贫专款。原因是他们一家有两个共产党员,好在村支部换届时投王某台的票;更为典型的是,该村有三个劳改释放人员,有重大犯罪前科,却都是低保贫困户,享受着国家扶贫款。 三组的村民张某歌,刑事案件被判刑七年。家里有一院砖混结构平房,县城还有商品房,家里有两个在外打工的。他们家根本就不符合低保户贫困户的条件,却享受着国家扶贫待遇;水田村三组村民张某强,八三年被判刑二十年,后改判为十年,也享受着低保户贫困户的待遇; 水田村七组赵文旗,被判刑五年,释放后也享受着国家扶贫款。
  2、依仗权势殴打他人,无恶不作:
  王某台支部书记是个文盲,自幼就是个小混混,无恶不作。依靠其老婆樊某丽的哥哥樊某潭的关系,樊任内乡县政法委常务副书记(现已在二年前因贪腐判刑),王某台在其妻哥的关照下,混进党内和村干部队伍。后又拉票贿选,当上村党支部书记兼村主任。在他骗取党、政权力后,有恃无恐,逐步变成了黑恶势力,村霸,经常殴打他人,2008年村委换届选举,王某台为了当选,对村支部副书记的杨某保残酷的殴打,影响极坏;2012年冬天,王某台任村主任时,他为了争夺承包宁西鉄路复线工程,他和其女婿何 某东亲自用钢管毒打共产党员、退伍军人杨某红,致杨某红身体受伤,经法医鉴定为重伤害,王某尧利用人脉关系,派出所将一桩刑事案件作调解处理;2008年夏秋之交,王某尧在村委小卖部将七组村民马某莲殴打一顿,并进行羞辱,致使马某莲喝农药服毒。此事影响大,全村无人不知。王某尧赔偿马某莲数千元;2015年2月,王某尧组织黑恶势力,在南阳把依法上访的岗头村村民樊某洲拉到镇政府大院毒打一顿;2014年夏收,水田村来了个陕西渭南的割麦机,在给七组村民赵某华家里割麦时,为垄断,王收割市场,王某台支部书记伙同他女婿,把割麦机驾驶员在驾驶室毒打一顿,并把驾驶室玻璃砸烂。后派出所让王某台支部书记赔偿300元钱了事,割麦机被迫返回陕西渭南,不久,该驾驶员气、病交加死亡;
  3、大肆造假侵吞国家、集体财产:
  水田村五、六、七、八4个组,2004年2月和app公司共建的,130亩地的杨树林,王支部书记不经过四个组知情,先是在林业部门骗取了《采伐证》。然后采取少批多伐,盗伐盗卖的手段,将130亩地上的13000多棵,十一年树龄的杨树林,不经过当事合同双方参与,不公开明码作价、标价,全部被他盗伐,盗卖完。事后仅给四个组共18000元钱。价值数十万元的可款项被装在其私人腰包;牧原公司水田养猪场,租赁的村集体的土地,每年向村里交租赁款10多万元,王某台支部书记当家几年来,该款项没吞的没了踪影;
  王某台支部书记在宁西铁路复线规划好后,他在规划线内水田段耕地内,突击栽种了数十亩红叶石楠树苗,株行距不足二十公分。然后让国家财政赔偿地上附属物,仅此一项,王某台支部书记就从中骗取130000余元钱;今年,王尧台得知退林还耕,退建设用地还耕,国家每亩地补偿130000元。他伙同它人把水田村八组北边的六亩多本来的耕地,上报为建设用地,然后在“改为耕地”上报国家,骗取国家财政巨额补偿款。仅此,就骗取国家七八十万元的补偿款。王某台把水田五、六、七、八四个组的西小河131亩耕地里,二零零四年二月种植的app公司杨树林,于二零一三年农历十一月底全部砍伐,该136亩土地是否也报为退林还耕,就不得而知了。如果上报为退林还耕,那将是上千万元的国家财政补偿款被骗取;王某台支部书在宁西铁路复线占用水田土地、312国道占地时,王某台支部书记大肆造假坟,假机井。一座假双坟骗取国家1800元钱,单座坟骗取国家1500元钱。一个假机井骗取国家4000元钱。都被王某台支部书记及其同伙私分了。老百姓说:“王某台支部书记真的是无空不入,骗国家骗出门道经验了”;王某台支部书记骗取省财政拨款1500000万元用于修复村村通道路,仅修了两公里,剩余款不知下落;几年来修了五、八组,六、七组两条中心路,三、四组中心路,一组中心路,八组至新国道水泥路等,他虚报工程量,把三、四组报成自己出钱修的中心路,七组各户村民兑钱修的入户道,一组自己修的中心路,前任干部修的水泥路,都丈量虚报为他自己投资做的工程,进行上报,领取了巨额国家财政(包括镇财政)拨款;林业、水利等几年来的专项惠农款,其能贪就贪。短短几年时间内,王某台支部书记从一个穷光蛋,变成了拥有千万来源不明资产的富翁,县城拥有商品房,家里有别墅豪宅,有轿车两辆,还有工程车辆,施工机械等,真是小官巨贪。
  4、垄断工程,强买强买,道德败坏:  ???????
  王某台支部书记家里开了一个农资门市,为垄断水田村化肥市场。发现水田一组姑娘杨某华回家乡卖化肥,送化肥车辆停在四组东边路道上,王某台支部书记开车从后边往化肥车辆上撞,趁机向杨某华进行敲诈,逼迫杨某不敢再进行化肥经销;
  王某台支部书记独霸水田村范围内的大小工程项目,连续数年,割麦机来村里收麦,被他一人垄断,老百姓每割一亩地,他要从中抽去5元钱。因此,别处是每割一亩价是30元,水田村收一亩价是35——50元,迫于其淫威老百姓敢怒不敢言,背后骂声一片。凡是不向其交钱的割麦机,都被王支部书记殴打。
  水田所有的工程,无一例外,都由王某台支部书记霸占承包施工。连移动、联通公司在水田建信号塔机站,都不放过。他挡住不让人家施工,工程已作了一部分,被他强行霸占承包施工;近几年水田村的道路硬化改造,危房改造,贫困户国家财政拨款建房等等,无一例外,统统都是王某台支部书记的工程队承包建设,然后其往标准仝中兑沙石子节省成本,作成豆腐渣工程。
  王某台支部书记因作恶多端,群众上访告状,纪委不得已于二零一八年十月一日宣布王某台停职,后又被其保护伞复职。这期间,铁路北坡护坡工程,他没有能承包到手,他在水田村的西大路上,私自架设了两个限高栏,阻拦工程拉料车辆通过。并在多处道路上堆放大石料,水泥块。致使拉料车辆绕道,轧坏村内多处水泥路。
  5、依靠其宗亲关系的保护伞,无法无天,被群众讽为不倒的村官,新时代的“皇亲国戚”:
  河南省内乡县灌涨镇水田村村民多次到中央纪委上访,中纪委立案复批到地方市、县、镇纪委,县、镇纪委只是象征性的走个过场,在被控告人王支部书记的陪同下,作了“调查”不了了之。为什么王某台支部书记屡屡作恶得不到应有的惩罚?原来王某台支部书记有个巨大的“保护伞”他的妹妹王某萍在南阳市纪委工作,他妹夫刘某江在南阳市政府工作,其老婆樊某丽的哥哥樊某潭,任内乡县政法委常务副书记(二年前因贪腐判刑),灌涨镇纪委书记秦某靖,看到王某台支部书记这样强大的保护伞,早将党纪、国法抛在九霄云外。他们沆瀣一气,去年王某台支部书记带着灌涨镇纪委书记秦某靖,拿着水田村集体公款,到河南省郑州市拉关系找靠山。所以对群众的案件被他们一直推、拖、糊弄,口头承诺“给予解决”,而不见实效,并造假糊弄上级纪委机关。
  内乡县灌涨镇水田村村民无数次的举报,都因其强大的保护伞无果而终。内乡县纪委二室主任周某浩作出虚假《调査报告》,并且冒充举报人在《调查报告》上签字画押后上报结案。内乡县灌涨镇水田村村民质问县纪委二室主任周某浩:“为什么要冒充举报人签字画押?”周某浩回答:“我们有权这样作,能咋着!”前几天周某浩又代表内乡县纪委,对群众所举报的案件,在没有作任何调査的情况下,凭空捏造作出虚假《调查报告》,又冒充举报人之名在上边签字,上报结案,糊弄上级纪检部门。2018年10月份,灌涨镇党委曾经向村民宣布:停止王某台水田村党支部书记职务,被举报人王某台通过大量的行贿送礼,及保护伞打招呼,被举报人王某台2019年3月29日就被镇党委宣布恢复了支部书记职务,又开始在老百姓面前耀武扬威,作威作福,肆无忌惮的干危害一方的坏事。2019年5月1日,王某台支部书记又被停职,2019年5月22日又被复职。2019年6月3日又被停职,等待调查解决。群众迷惑了,到底是真停职还是假停职?
  6、违法毁坏国家耕地,建造豪华别墅享乐:

  为达到享乐的目的,王某台支部书记不顾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》的有关规定,以权谋私,公然在农田内以建伺料房为名,进行别墅建设。占用土地一亩多,群众从他开挖地基开始就予以阻拦,上访镇、县政府,要求他停工。他有恃无恐,强行建设。村民每告一次,他都拿钱行贿收买摆平。他扬言说:“我只要建成了,谁也拿我没办法。无非是罚点款,还能给我扒了不成”!群众上访告状有年头了,无论是中央受理的,还是省里批转的,一到县级以下,都如石沉大海,杳无音讯。可见,被控告人的“保护伞”有多大,有多厉害了!
  听完内乡县灌涨镇水田村村民的反映,我社工作人员感到十分震惊。纵观灌涨镇水田村王某石支部书记兼村委主任涉恶、涉黑、贪腐变相侵占公、私财物,虽然是个人思想膨胀在做崇,但与灌涨镇党委、政府主管领导书记的责任是分不开的,“支书、村主任”一肩挑违背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》。宪法赋于每位村民(凡年满18周岁)选举权和被选举权,都有竞选村主任的机会,“支书、村主任”一肩挑剥夺了多数农民的被选举权,使一部分优秀农民失去了成为村主任的机会。
  违背“党政分开”的原则。党务与村务分开运作,这不仅是我们党的基本原则,也是村民自治的客观要求。“支书、村主任”一肩挑使基层民主成为空谈。
  “支书、村主任”一肩挑消除了村两委之间的相互监督作用,会导致形成“一言堂、个人说了算、个人凌驾于组织之上”的家长作风,王某石的行为就是很好的证明。
  实践证明,民主监督是否有效,关键是村民是否广泛参与、民主制度是否健全、村两委监督制约是否到位,都有很大的关系。灌涨镇党委书记的工作是否失职?镇纪委书记的监管是否不严?导致王支部书记思想膨胀,勾结黑恶团伙,什么事情都用黑社会手段及拳头解决,给水田村村民及前来施工者心头造成了不散的阴云,在调查过程中,有的村民吓的不敢吐半个字,仿佛硕大的拳头已打在其头上一般,
  在党中央、国务院大力扶贫攻坚、反腐倡廉,打击黑恶势力铲除村霸,实现全民脱贫宏伟目标的今天,内乡县灌涨镇水田村,竟然隐藏着这样一个名符其实的黑恶村霸,在不断侵占着水田村人民的利益。王某台身为内乡县灌涨镇水田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主任,本应用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带领大家发家致富,但其不但不做好带头人,反而利用权力,侵占集体财产、殴打他人,敲诈钱财,依仗在南阳纪委工作的妹妹王某萍、内乡县政法委原副书记樊某潭充当保护伞,并勾结、贿赂内乡县纪委二室主任周某浩、灌涨镇纪委书记秦某靖,并利用各种办法非法敛财、欺压良善、操纵基层选举、打压党内同志无所不用其及。在其任村干部数年时间内获取巨额财富,每一笔都流淌着贫困村民的血泪。铲除基层恶霸,恢复人民民主生活是水田村人民的殷切希望,内乡县灌涨镇水田村人民都在翘首期盼着这一天早日到来!
  对事态的发展本网将进行关注!

编辑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