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中国东部网 > 新闻中心 > 今日快报

彼得先生

来源:   2018-03-20 10:59:28 http://www.xbfh.net/
摘要:作者 / 山东新泰 姜瑜  彼得先生很快打好领带,漫步在初秋的街头。多好!  他的脸上不禁跃上骄傲。现在他可像个有派头的老板了——就是那个抽着雪茄,挽着女

作者  / 山东新泰 姜瑜
  彼得先生很快打好领带,漫步在初秋的街头。多好!
  他的脸上不禁跃上骄傲。现在他可像个有派头的老板了——就是那个抽着雪茄,挽着女伴,拿下巴朝着他的老板。
  想到这里,这位英俊的先生脸色一暗,那个混蛋老板,彼得前天去向他要薪水的时候还可怜巴巴地哭穷,当天晚上就看见他走出公司,坐上敞篷车带着那个妖艳的新女伴绝尘而去。
  不过,现在他终于不用再受这个老板的气啦。这样想着,他把手伸进大衣口袋,心满意足地摸了摸那个鼓鼓囊囊的钱包,里面装了一张大额支票和数不清的现钞。这是他头一次有这么多钱。
  “我为什么不去找一家酒吧喝上几杯呢?嘿,为什么不呢?”他对自己说道,“来一杯醇厚的菲诺雪莉吧,这个下午会变得多美好!”
  他整理下衣领,大步迈进了往常他从不敢靠近的高档酒吧——香榭丽舍大街的酒吧,在巴黎可是首屈一指的。
  “好吧。我昨天就该来的。”彼得先生打量四周,又一次笑着自语,“我刚拿到钱的时候就说过想来这儿喝一杯了——这真是我最大的愿望!”
  彼得要了一瓶菲诺雪莉,作出一副见惯的样子付了钱。天色渐暗,乐队奏起音乐,歌者是一个长发男人,唱着轻快奔放的乡村歌曲。
  吧台边顾客稀稀落落,彼得身旁坐了一个俊秀的女郎,彼得坐下后她还很友好地朝他笑了笑。
  女郎的面前没有饮品,她朝酒保招了招手,大声说:“请给我来一瓶与这位先生一样的菲诺雪莉。”
  “您也喜欢雪莉酒?”彼得饶有兴趣。
  女郎笑了笑,没有答话。酒拿过来,她呷了一口,便随意地搁在吧台上。
  “我不喜欢雪莉酒味儿。”女郎款款说道,“但我喜欢它的色泽。您读过一本书吗,它用雪莉酒色来形容女主角的发色——真是分外传神的描述。”
  彼得先生努力回想起他看过的少得可怜的书籍,却着实不知道女郎所说是哪一本,事实上,他压根儿就没接触过文学作品。他只好窘迫地回答:“不好意思,我没有印象了。”
  为了掩饰尴尬,他又补充道:“不过我能想象到——就像您的长发。”
  女郎迅速笑了一下,礼貌地说声谢谢。两人没了话题,沉默下来。彼得启开他那瓶菲诺雪莉,一阵畅饮。
  “您喜欢艺术吗?”彼得问道。
  “喜欢。”女郎微笑,“我刚从卢浮宫过来,顺路来这儿。”
  “您可知道卢浮宫的《蒙娜丽莎》?”彼得把话题转到卢浮宫上。
  “哦,您说莱昂纳多·达·芬奇的《蒙娜丽莎》。”
  “对!”彼得点头,咧开嘴笑,“您说得对,达芬奇。不过您知道吗,其实我最喜欢他那一幅《星空》,真是美得醉人。”
  女郎扑哧一笑,随即说道:“先生,您真会说笑话。”
  彼得对自己的错误浑然不觉,继续说道:“不瞒您说,我从中学时代就对这幅画深深着迷,我曾多次想买下《星空》,现在我终于有了一大笔钱,正在考虑入手……”
  短暂的寂静后,彼得又找到话题:“您听说最近的盗窃案了吗?”
  “听说没有留下明显迹象,这下子警方破案可就难了。”女郎说。
  “我从不信任巴黎警察。”彼得摇着头说道。
  “作案者是个惯偷,”女郎说,“肯定知道掩饰痕迹。”
  彼得咧嘴一笑:“那您觉得作案者是个什么样的人呢?”
  女郎略微思索了一下,说道:“多半会有一些窃贼的姿态吧。”
  “那您说我,有窃贼的姿态吗?”
  “您?您可不像。您人看上去文质彬彬,可不像个窃贼啊!”
  彼得哈哈一笑,开玩笑似的说道:“人不可貌相,有时候有一定的道理呀。”
  女郎没有答话,只当是个玩笑。广播里开始播报其他新闻,于是二人便继续听广播。
  “新一期彩票马上开盘,即将揭晓大奖花落谁家……”
  “彩票又要开盘了,我挺喜欢彩票。”彼得说道,接着大口喝光了瓶中的雪莉。
  女郎单手托着腮说:“我对彩票没有研究,也从没买过——中奖几率太小了。”
  “其实也不算小。”彼得摸摸鼻子,“主要是看运气好坏,有的人天生走运,可能第一次就买中了。”
  “是的,人的命运总是那么奇怪。”女郎笑笑,“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有什么等着你。”
  “哈,您说的是。”彼得兴致正高,“就比如我吧,前几天还在窝囊地受老板的气,这几天就要飞黄腾达了。”
  女郎听到彼得的话,转回头来。
  “这些广播都不是什么稀罕事啦,我也上过广播。”彼得先生又说,“不过呢,是前些天的事情了。真不巧,您要是前几天听,说不定能听到我的名字呢。”
  “您真了不起。”女郎由衷地说。
  “嗨,不值一提。”
  天色晚了,香榭丽舍大街的灯一盏盏亮了起来,游人也多了。从玻璃窗看出去,一片灯红酒绿,无比热闹奢华。
  “哎哟,我得回去了。”彼得先生跳起来,“今天太晚啦!”
  女郎听后便彬彬有礼地站起来,与彼得握了握手:“很高兴与您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。那么,再见,彼得先生。”
  “再见,女士。”彼得先生愉悦地说道,“您真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士,像天使一样。”
  说罢,他便整理下衣服,悠闲地踱出酒吧。他习惯性地把手伸进大衣口袋,却摸了个空。
  “不,我的钱包!”他大声嚷出来。
  他疯了一般地找遍了每一个口袋,猛然想起了什么——“等等,她怎么知道我叫彼特?”
  彼得先生喊叫着冲回了酒吧,指着座位朝酒保嚷道:“刚才坐在这里的女人呢?”
  “她?上次彩票开盘后就一直在这里了,可能等什么人呢。”酒保一边擦拭杯子一边漫不经心地应着。
  “她、她现在在哪里?”
  “喏,刚走。说是要赶晚上去地中海的航班,走得很急呢。”
  彼得先生的手堕入空空的口袋,两眼一直,颓然倒地。

 

编辑:盼盼